阳光,像镀了金似的,从窗玻璃穿透入室,撒在朱和平宽大的办公桌上。

微信图片_20210316161044.jpg

天气如此晴好,可朱和平的心里,却潜藏着一丝隐隐的不安。

他抬起埋在文件堆里的头,望了眼坐在对面的办公室宋主任,若有所思地站起身来说:“宋主任,今儿一大早我就给小杰、小兰的微信转了款。可到现在,还没接收,打他俩电话,一个关机,一个不通,你说这俩孩子会不会有啥事呀?”

“噢,今天又是1号啦?您可真准时哦。朱总,依我看,一个关在大学校园的学生,能有啥事啊,准是在上课呗。”

“要是这样就好,可两人一起玩‘失踪’,这还是头一回哩。你不知道,小杰这孩子,以前特胆怯,话也少,每次都是在我的鼓励叮嘱下才肯收款。经过几年往来,情况好多了,但是……”话没说完,朱和平的眉头却拧紧了。

“唉,朱总,不是我说您呦!县工商联发动你们这些企业家帮扶贫困户的孩子读书,人家都只帮扶一个,您却帮扶他们孪生兄妹两个,还将本来可以一锤子敲定的‘买卖’搞成了长期包保。包保到现在,他们大学都毕了业,也够仁至义尽的了,可您还准备续助他们考研。我就不明白,您咋现在连自己的‘心’都搭上了哩?关键您又不是闲人,公司的事一大摊,还要操自己子女的心,特别是您儿子,还在读初中呢,您这是何苦呢?”

宋主任性子直,见向来处变不惊的朱总今天却苦恼成这般模样,那些憋在心里许久的话,终于像拧开了笼头的水,哗啦啦一下涌了出来。

朱和平知道,宋主任说的都是事实,可他又怎能懂他的心?这人世间的缘分际遇,难道真是上苍安排好了的么?就是2018年2月12日的那次“同心逐梦 感恩相伴”新春团年宴,让他们结下了不解之缘。

微信图片_20210316161058.jpg

那天,朱和平是以爱心企业家的身份去参会的。会上,当他第一次面见他曾经帮扶过的孪生兄妹——小杰、小兰时,一种莫名的情愫便攫住了他。他们青春懵懂的模样,让他想起了那个年龄段的自己。

那时,17岁的他因家徒四壁不得不辍学,去那座叫哈尔滨的城市做建筑小工。于是,他的青春、他的大学梦,被整天超负荷的劳动辗压得支离破碎,他只有将梦想尘封于心之深处。

后又几经辗转,他到宜昌等地搞建筑工程,打拼数年,才回家乡云梦县成立了湖北和平置业集团。而今,面前的俩孩子,虽然克服贫困,双双考取了大学,但依然深陷于贫困的泥淖,圆梦资金难以为继。

他们,仿佛一面镜子,照进了朱和平的内心,他的青春大学梦,仿佛瞬间复活了。可是,时不他待。

“一定要资助这俩孩子上完大学”的念头,顷刻,如新芽沐春雨般冒了出来。尔后,他又发现这俩孩子因失去双亲多年,自小跟爷爷奶奶生活,性格沉静而偏于孤僻。特别是哥哥小杰,腼腆又寡言。这哪是现代社会男孩子该有的样子?他想尽力帮他找到阳光与自信。

宋主任的话,朱和平不置可否,却将墨结似的眉毛扬成了向上的剑眉,说:“宋主任,叫小舒备车,我们马上去趟曾店冯铺村!”

“朱总,您这是要去小杰的老家?”

“是。取个红包袋来。给老人的见面礼。”朱和平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几张“老人头”来。

“朱总,好人我见过,却没见过像您这么周到的。您每年资助他家那么多钱,还要给曾店福利院老人和留守儿童买这送那,真是谁遇上您,谁走运!”宋主任取了红包袋递过来,又说,“那些比您有钱得多的人,也未必有您大方哩。

朱和平呵呵一笑说:“杯水车薪,我只是尽力而为。”

在冯铺村随妹塘二组,他们见到了小杰的爷爷奶奶。两位已入古稀之年的老人,在曾店镇政府和朱和平的扶贫救助下,已将原有的十几亩稻田流转给村里蔬菜合作社了,如今却想方设法开荒种些蔬菜和果树贴补生活。

看到爷爷魏德均瘦弱的身体还比较硬朗,朱和平宽心了不少。只是,令他失落的是,他并没有从他们那里得到俩孩子的情况。奶奶说,总是伢们给家里打电话,他们不会打电话给伢们。

这联系模式,让朱和平想起他与俩孩子的“网交”来。刚开始,总是朱和平准时向他俩的微信上转款,问他们的学习情况,然后在“快收下”的叮嘱声中,得到“还好。谢谢”的简短回复。

时间久了,他俩才讲出思想顾虑——叔叔是我们的大恩人,真不知以后怎样报答您。朱和平总是说,我不要你们报答,你们应该感恩党和政府,做个有益于社会的人。

后来,在朱和平的多次引导下,他们才愿意主动向他汇报学习与生活近况。有年暑假,他俩还跟他叙聊参加地方实习实训的情况,说这是他们感恩社会的一种方式,这令朱和平甚是欣慰。

也有让他感动的,有次小杰给他留言,因他大半天没回复,小杰怕他有啥不测,就打电话,得知是他出远差手机断网才放下心来。这事,让此时的朱和平产生强烈的心灵共振。

车窗外,阳光已渐西斜。骤起的风,越窗而过,拂散了朱和平的头发,也吹乱了他的心。

“到底咋回事?几年来,孩子们可从没这样‘掉链’啊?”他皱了皱眉,又闪出一念。

“小舒,把车调头,咱们去趟武汉,去小杰那儿!”

车驶进316国道不久,朱和平的手机响了。见是陌生的座机号,他犹豫了片刻,还是接了。电话里却传来小杰调皮而兴奋的声音:朱叔叔,告诉您一个坏消息——我手机坏了,正在修;再告诉您一个好消息——考研,我通过啦!

朱和平的眼睛一下亮了。他朗声说道:哈哈!你这坏消息让我放了心,好消息让我舒了心。祝贺你,小子!以后每月的生活费,叔叔再加一码,你就安心学习吧!

挂了电话,他又收到一条短信,是小兰的。读罢,朱和平会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