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感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 

(2020年5月)

 

为深入了解我市家庭教育工作开展情况,配合做好省人大相关立法工作,市人大社会建设委员会听取了市妇联、市教育局、市公安局、市民政局、市司法局、市环保局、市文旅局、市卫计委、市科协、市关工委等单位的工作情况汇报和相关意见建议,委托应城市、孝昌县就本地家庭教育工作开展情况进行了调研。现将调研情况报告如下:

一、基本情况

全市现有中小学690所,在校生45.19万人,其中,小学456所(另设160个教学点),在校生271434人;普通初中178所,在校生115627人;普通高中49所,在校生64389人;特殊教育学校7所,在校生467人。全市中小学共创办家长学校655所,家校合作率达95%以上。

二、主要做法及成效

(一)强化家长主体责任。一是建立家庭责任监督制度,落实书面报告制度,确保学生监护有人。二是抓好家长培训。各中小学校一般在国家法定节假日前夕,组织开展包括家长或委托监护人培训,不断提高家长学生监护及照料孩子的能力水平。组织开展“家庭教育楚天行”、“四点半学校”、优秀家长事迹演讲会、经验交流会等活动,提升家长家庭教育水平和参与度。特邀武汉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全国家庭教育专家组专家、湖北省家庭教育报告团首席宣讲师周运清教授,在湖北省工程学院针对儿童及家长的需求问题进行宣教。三是发挥“优秀家长”的示范引领作用。加强优秀家长代表和志愿者的推选,充分总结他们的家教经验开展推广、普及活动,发挥他们在传播家庭教育知识、提高家庭教育水平中的引领示范作用。

(二)发挥学校主导作用。一是建好家长学校。大力倡导各校组建家长学校,目前,全市中小学建立家长学校的已达90%,一些城市社区和行政村建立了家长学校或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点,一些机关、企事业单位也创办了家长学校。二是充分发挥学校骨干教师在家庭教育中的积极作用。通过举办全市中小学校家庭教育骨干教师培训,建立一支专兼职相结合的家庭教育队伍,促进家庭教育向农村、向边远地区延伸,为广大农村家长及农村留守儿童监护人进行家庭教育知识的宣传,助推全市家庭教育水平不断提高。三是加强专业教师队伍建设。以强化各学校班主任、任课教师的家庭教育培训为基础,在教师会、班主任工作例会上对教师和班主任进行家校沟通培训,开展家庭教育指导研究,增强广大教师指导家庭教育的能力。

(三)推进社会教育参与。大力推进专家团队参与家庭教育,发挥智囊作用。邀请香港卓越父母国际研究院潘春玲到“孝感教育大讲堂”作家庭教育演讲;邀请市人大代表张萍在孝南区、孝昌县开展了11期共6800人次参与的家庭教育公益讲座。组织实施“百场家庭教育进乡村”项目,在全市100个点开展了家庭教育知识宣讲和指导活动;全市10个县市区(含市高新区、临空区,双峰山旅游度假区)共开展30场共计2000余人参与的家庭教育讲座课程。

(四)注重思想文化引领。以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主线,组织开展多项活动,引领青少年热爱祖国、热爱中华传统文化。一是连续举办15届“中华魂”主题读书教育活动,每年为全市青少年免费赠送以爱国主义、优秀传统文化等为主题的读本近5万册,开展读书征文、演讲比赛,巩固和检验读书效果。二是举办“澴川文化讲堂”、书刊收藏知识讲座、“书 时光”等公益讲座活动,让高雅的知识普及到未成年人,把课堂延伸到社会。三是举办“文化进校园”各类活动近千场次,其中,戏曲专场演出222场,知识讲座311场,培训辅导224场,文博展示107场,赠送图书3000册,参与学生15万余人。加深了学生对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了解,推动了文化艺术的传承和发展。

(五)丰富家庭教育活动内容。一是广泛开展寻找最美家庭活动。以“书香家庭”“和谐家庭”“廉洁家庭”“绿色家庭”“学习家庭” 等各具特色的创建活动为载体,深入开展文明家庭创建活动,引导广大家庭以德治家、以学兴家、文明立家、忠厚传家,积极营造了家庭教育的良好氛围。二是积极开展未成年人科普知识普及。开展青少年科技专家进校园科技辅导员培训班,开展机器人现场演练和机器人科普讲座等,在第34届湖北省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中,我市作品由省推荐荣获国家二等奖1个,获省一等奖3个,二等奖4个,三等奖11个。三是开展“图书馆服务宣传周”活动。通过宣传活动,让更多的未成年人了解图书馆,走进图书馆,利用图书馆。全市文化馆系统广泛招募具有较强组织才能和文艺特长的志愿人员,协助各县(市区)文化馆(站)、学校等基层单位搞好各类针对未成年人的演出、比赛、展览、培训等文化活动。四是开展绿色家庭创建活动。普及低碳出行、绿色生活等环保知识,鼓励家庭成员养成勤俭节约、绿色出行、健康文明的生活方式,由社区居民自主投票评选出“绿色家庭”。五是举行“孝行月”实践教育活动。坚持突出青少年在孝德教育中的主体地位,加入“五老”志愿者的长者优势,大力倡导和引导青少年帮父母做事,替父母分忧,培养和树立他们的知恩、感恩和报恩的意识。

(六)夯实家庭教育基础。一是加强家庭教育智力支撑。研究编发了《家庭家教家风教程》,合理择取和吸收古今中外历史上的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教育方法,并结合当下的社会实际,进行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为推动家庭建设提供了智力支撑和专业保障。二是优化青少年成长环境。2019年,组织开展集中整治专项行动12次,行政处罚违规经营网吧67家,停业整顿11家净化了校园周边环境。在全市范围内推广选派优秀公安民警担任学校法制副校长(法制辅导员),提高未成年人法律意识、法制思维。三是加强特殊群体保障。印发《孝感市留守儿童关爱工程实施方案》,建立留守儿童管理台账,建好校内“留守儿童之家”。以包保教师为主,鼓励退休干部教师、爱心人士当“代理家长”、“爱心妈妈”,围绕“学业辅导、亲情陪护、自护教育、爱心捐赠”等关爱留守儿童。

三、存在的主要问题

(一)政府部门联动不够,家庭教育发展仍不平衡。一是部门工作合力不够。妇联作为牵头部门,人员偏少,经费不足;少数部门重视不够,投入的人力、财力偏少,工作主动性不强;部门联合机制不畅,工作还没有形成合力。二是城乡家庭教育发展不平衡。城镇的教育资源相对集中,开展家庭教育工作的条件较好,家长相对重视,家庭教育知识普及率较高;农村由于各方面条件较差,留守儿童较多,家庭教育工作开展不够。

(二)部分家长责任主体缺位,家长教育素养有待增强。一是部分家长的家庭教育主体责任意识不强。认为教育是学校的事,养育是家庭的事,对孩子放任自流,把对孩子的教育完全抛给学校。二是特殊群体的家庭教育责任主体缺位。留守儿童、单亲儿童、隔代抚养儿童等特殊群体的家庭教育存在诸多问题,特别是农村留守儿童缺乏父母的亲情呵护与完整的家庭教育和监管,存在学业偏差、生活失助、心理失衡、道德失范、感情缺失、安全失保等突出问题。三是部分家长自身素养不高。一些家长忽视自身品行的修养,不注重言传身教,示范不明不正;一些家长缺乏爱心耐心,信奉棍棒教育,有的家庭教育的盲目性、随意性比较大;一些家长家庭教育的方式方法不当,教育观念落后,对孩子重智轻德、重知轻能。

(三)专业化师资力量不足,家庭教育水平有待提高。一是目前全市家庭教育专业队伍缺乏,既懂教学又懂家庭教育、既了解学生又了解家长的家庭教育指导师少。各类社会组织从事家庭教育的管理人员缺乏,从业人员素质参差不齐,缺乏统筹监管,这些都严重制约了我市家庭教育工作的深入开展。二是培训指导不够。开展家庭教育讲师的培训频次不高,跟不上新时期家庭教育工作的新变化、儿童身心发展的新特点以及家长对家庭教育的新需求。部分教师唯分数论的思想还未转变,认为教师的职责就是把学生的分数提上去,对学生的行为习惯、理想信念、发展目标、兴趣爱好等重视不够。

四、意见与建议

(一)加强组织保障,进一步健全家庭教育工作体系。一是健全家庭教育领导机制。要发挥由党委领导,政府负责,妇联、教育部门共同牵头,相关职能部门参与的领导协调机制作用,进一步落实《湖北省家庭教育指导与服务“十三五”规划》要求,推动形成政府负责、部门联动、社会广泛参与的家庭教育工作格局。二是强化工作保障。要将家庭教育经费列入地方财政预算,并逐年有所提高。将家庭教育相关的项目建设纳入政府实事工程,加大政府购买社会服务的力度,探索多渠道经费筹措机制,鼓励和支持社会力量参与家庭教育工作,形成政府主导、社会力量支持补充的家庭教育财政保障机制。三是建立考核评估机制。要建立家庭教育工作联席会议制度,定期组织召开联席会议,沟通工作,分析研究家庭教育工作存在的突出问题,提出对策和建议,开展督促检查,做好示范引导;教育部门要完善学校家庭教育指导教师的考核机制,调动家庭教育指导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完善家长课程教学评价机制和家长学习评价机制,调动家长参与学校教育教学、管理和服务的积极性。

(二)加强宣传教育,引导家长重视孩子的健康发展。

一是要通过微博、微信等新兴媒体加强宣传教育,使家长明确教育子女是自己的应尽之责,家庭教育是综合的、全方位的,而不仅仅是学习成绩。二是进一步抓好家长学校主阵地。加大教育培训力度,提升父母和委托监护人的家庭教育能力,指导父母和委托监护人如何正确履行职责、促进孩子身心健康发展;督促父母和委托监护人主动与老师联系,了解子女的发展变化,共同商讨教育孩子的策略和方法。三是落实落细教师家访制度。通过家访等形式,了解父母和委托监护人的基本情况,指导委托监护人和外地务工父母把教育孩子的责任承担起来,与亲属、学校、社会形成合力,把教育孩子的工作做好。

(三)加强立法和执法,为家庭教育提供法律依据。推动出台家庭教育相关法律法规,特别是关于留守儿童等特殊群体保护的相关法规条款,很有必要。建议:一是明确家庭、学校、政府、社会的相关责任,特别是细化家庭的责任,引导家长回归家庭、担负起应负的责任;二是合理配置政府、学校、家长的权利义务。例如针对目前普遍存在的“学校减负、家长增负”等问题,立法需要考虑如何设置强制性措施,将本应学校承担的教育职责合理归位,使家长能都更好的承担家庭教育责任。三是关注特殊人群的家庭教育。应对留守儿童、困境家庭、单亲或离异家庭、服刑或强制隔离戒毒人员未成年子女等特殊未成年人的家庭教育作出特别规定,在家庭教育方面有针对性地提供必要帮助。教育机构应当关注残疾、学习困难、情绪行为障碍、经历重大变故以及其他有特殊需求的未成年人,与其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共同研究并指导开展家庭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