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228日在常委会办公室支部主题党日活动上


各位领导,各位同事:

非常感谢有这么一个机会能够汇报下自己驻村扶贫工作的心得体会,其中甘苦不仅仅是我个人的经历,也是机关所有参与扶贫工作的同志们的工作写照。机关党委是我们驻村扶贫队员的娘家,也是我们的后台,能够回来列席机关党组织的活动,感到非常荣幸。

今年是我在笔架村驻村扶贫的第四个年头,也一不小心成为机关搞扶贫工作时间最长的一个人。2017年5月初到笔架村扶贫时,压根就没想到自己会在一个小山村待这么长时间。回望自己的扶贫路上点点滴滴,如鱼饮水,冷暖自知,酸甜苦辣咸五味俱全,有刚进村时斗志昂扬激进的热情,有面临国检省检时熬夜等抽签结果的煎熬,有遇到群众不解时的心酸,有疫情防控期间半夜自己一个人巡查偷摸聚集的艰难,更有收获群众点赞时的甘甜。

苦,像胆汁或黄连的滋味,但是古人说,良药苦口利于病;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笔架村地处偏远深山之中,距离乡里有25里路,交通不便。每周我们星期一从孝感买好生活物资带到村里,过个两三天,再新鲜的蔬菜也会打蔫,可以说我们就没吃过几天新鲜菜。笔架村海拔高,气温比城里低里五六度,这个时候已经天寒地冻,由于村内房屋主体大多还是夯土结构,没法安装空调取暖,老百姓家家是靠烧柴、烧炭取暖,我们只能靠多垫多盖。我们工作队员开玩笑,北方人取暖靠暖气,我们只能靠一身正气。当然这个还不算苦。记得印象最深的还是今年正月初二赶到村里开展疫情防控时候,腊月二十八、二十九,山里下里雪,我们去的时候,山上积雪未化,路上残冰未消,左边是百米深沟,我开的车子轮胎打滑,冲不上去,后面车上一位同事就下车帮我推出那块区域,过后大家后怕不已。很多时候,这个苦不是身体上的疲累,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压力。去年4月份担任工作队长,整整一年几乎是没有睡过一个好觉,6月份梅雨季担心山洪,7月份梅雨结束后立即转为干旱又担心老百姓供水问题,10月份丰山大火后又开始担心森林防火,到了12月份下了两场雪后防火压力稍稍减轻后,新冠肺炎疫情又来了,那些天担心村民体温异常,担心村民偷偷聚众抹牌、聚餐,担心村民生活物资不够,一个接一个担心接踵而至。

咸,是汗水流下的印迹。

还是在疫情防控期间,从我们1月26日到村开展疫情防控工作起到3月19日市脱贫攻坚指挥部办公室通知我们休整,我们整整在村里日夜坚守了54天。这些日子,我后来在入户的时候,在开党员会议的时候,在开屋场院子会的时候,我多次跟他们讲,这是我们工作队跟大家生死相依的54天。笔架村被武汉市三面环绕,与黄陂区山水相连、人缘相亲,家家都有黄陂的亲戚,户户都有在武汉的人员,全村今年在家过年的有183人,其中从武汉返乡或者经武汉中转返乡的人员有63人,比例超过1/3,比例之高全县第一。我们孝感在执行严格隔离禁令的时候,黄陂那边还是照旧过年。所以,一开始村民很多不理解,他们认为武汉是疫情的震中,黄陂的亲戚们还能串门拜年、抹牌聚餐,凭什么我们这边不行。很多时候,你作口头解释说明的时候,有的群众吐槽两句,也就关门回家了。但时间一长,有的村民守不住了,就是想偷偷的聚在一起打下麻将。没办法,我只有晚上上十点的时候在村里巡查一番,听听哪家有麻将声。有被我抓到的村民情绪激动的说我拿着鸡毛当令箭,要我滚出笔架村,吓唬我要搞死我。说实话,对于他们的急躁心情我能理解。他们越急躁,我就得越稳。我说,咱们算算账,你搞死我,我说不定还能评上烈士,孩子有国家抚养,父母由国家养老送终,而你就只能吃枪子,儿子女儿要背着杀人犯子女的骂名背一世,老婆可能还要改嫁,你自己算算划不划得来。记得很清楚,2月15日下了一场大雪,我到山里深处一户人家测完体温回来还抓了一场斗地主的牌局,还是那几个老油条,就有之前跟我斗狠的那个,他看到不好意思了,连忙表态,没想到这个天你还出来,我也知道现在这样不好,我也就是个侥幸心理认为雪这么大,你们不会出来了,我不对,以后我再打牌我就是小指甲。果然,他以后再也没偷偷打牌。刚回村时,我就要求工作队员和村干部必须佩戴党徽,亮明身份,冲上一线。在工作队员的带动下,村里党员自觉参与疫情防控的道路值守、村湾消杀、物资采购、巡逻打更等工作,这些,老百姓也都一一看在眼里。疫情结束后,有3名村民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我认为,疫情防控工作中,组织就是阵地,党员就是旗帜,党员在,阵地在;党员在,胜利在!

党员在,精神在;汗水咸,作用显!

辣,是较真!

精准扶贫,精准脱贫,贵在精准!若要精准,必须较真!最开始的识别要较真,中间的扶贫措施要较真,最后的脱贫成效更要较真!只有一个接一个的较真,才有一个又一个的精准。

笔架村是老工作队,项目建设多,资金投入大。作为工作队长,一个重要职责就是追求项目质量,追求资金安全,追求资金绩效。去年底,我们实施对村内的刘家河实施了水利整治,但是在今年的项目结算过程中,我发现了施工方进的石方量和使用石方量不一致,进的石方量远远超过使用的石方量,按照施工方提供的数据,几乎是在长150米、宽2米的河道里铺了将近1米深的石料。当场我要他们给出解释,拿出证据,一开始施工方狡辩是铺了那么深的石方,我就说现在就去测量,取平均数,他们又不敢。经过与他们的“斗争”,这一个项目就核减了将近5万的建设资金。

村里有一个贫困家庭一家四口,父亲67岁,智力比常人要慢一拍,母亲是个智力残疾,家里还有一个女儿,一个儿子。女孩去年中考,成绩一般,就想外出打工,我们得知后几次三番上门做工作,宣讲教育扶贫的相关政策,我又找了我们之前的张秘书长,最终还是让她读了职院的幼师3+2,现在她享受雨露计划、学费减免、生活补助,各项政策加起来,一年将近1万元。本来好好的,今年8月份,她父亲突然想让姑娘辍学打工,我们得知消息后,就上门做工作,油盐不进。最后没办法,只得吓唬他,如果不让她继续读书,那我们就把你家低保取消了。他家低保每个月有1020元,一年发13个月,就是13000多元。这个吓到他了,9月份让姑娘继续去读书了。问题是初步解决了,但是他内心是怎么想的,这个关键不解开,说不定他啥时候就又会把这个辍学的主意打起来。于是我又安排村妇联主任跟姑娘联系,姑娘说她爸怕脱贫后政策说不定几时就取消了,增加负担。说实话,这个也是我们担心的,最开始说“四个不摘”也是到2020年。11月中旬在县里参加工作会议,吴琼主任、书记在会上亲口表态,至少3年内政策不会取消。我也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回村后就把这个政策告诉了他家。12月3号新闻里播出总书记宣布“如期完成了新时代脱贫攻坚目标任务”,“保持帮扶政策总体稳定”。紧接着在我们召开了屋场院子会,及时宣布了中央有关政策精神,很多脱贫户当时就很高兴。她父亲也表示会继续让她读书。

甜,就像笔架山的蜂蜜一样,回味悠长。

付出必有回报!这些年,我们给村里修通了进山的公路,改造加固了房屋,开通了自来水,照亮了出行的路,种下了几十万株的油茶苗、茶叶苗,办起了茶叶加工厂,建起了“三留守”关爱服务中心。这些年,贫困户的生活年年改善,贫困群众人均可支配收入由2013年的不足2900元增长到今年的14666.875元。这些年,村里也先后获得了湖北省美丽乡村、湖北省生态文明村、市级卫生村、孝昌最美村湾等荣誉称号。驻村时间久了,给老百姓做的事,老百姓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很多村民夸奖过我们,但我印象最深的是一老一少。有一个贫困老人,月初刚刚去世。他去世的前一天晚上,我到他家守了一个半小时左右,他对我点了点头。第二天我去他家吊唁的时候,他女儿告诉我,他最后跟她们交代的时候,还谈到感谢共产党,感谢政府,感谢工作队,说这几年多亏了党的政策好,他们最后过的日子很幸福。我相信这是他说的话,因为在我之前的入户过程中,他经常跟我说多亏了党的政策好。

另一个是一个12岁左右的男孩,平常都是在乡里的中心小学上学,不在家,跟我们接触也很少。这个孩子呢,比较调皮,父母在外打工,一直都是爷爷奶奶带着,夏天经常打着赤膊,有时候偷偷到村里到塘里面去游泳,我每次看到都要说他两句,他呢有时候看到我也会躲着走。就是这个小孩,有一个傍晚突然跑过来对外说,“我听说,你是一个好人”。当时我听了鼻子就是一酸。因为他说的是“听说”,不是“知道”。他这个“听说”是源自于大人,源自于村民的肯定。

我帮助了他们,他们也温暖了我,这个感觉很甜。

酸,是心酸。

驻村扶贫快4年整了,周一去,周五回,有时候忙起来没日没夜,没有周末,没有休息。说实话,亏欠最多的是家人。这期间,父亲一次事故住院,母亲两次住院手术,我都是在村里没能回家。妻子在应城工作,儿子一人在孝感上学,也都是双方父母轮流照顾。今年到村疫情防控,刚开始只发了5个口罩给我们,我把父母从老家寄来的口罩都带到村里,另外还给了袁山、青年两个工作队各40个。自己想想,很多时候还是父母在照顾我们,我却没有办法在他们需要照顾的时候陪在身边。但也正是这种亏欠,激励我干好自己的工作,以工作成效在精神上弥补他们。

苦、辣、酸、咸,是基层工作的底色和乡村生活的底蕴,我们驻村扶贫队员在其中努力付出、沉淀、发酵,最终酿造出美好生活的甜,萦绕心中、层层激荡。